王66-turbo

【巍澜】小巍(1)

西海岸有树:









黑道少主巍x刑警卧底澜




年下,12岁年龄差预警




副cp浮沉












Chapter 1












初夏,阳光下都是蠢蠢欲动的荷尔蒙的味道。








下半学期的最后一天,龙大附中寄宿的学子们各自拉着行李准备回家过暑假,校服都还穿在身上,但眼角眉梢已经是压抑不住的放飞自我,满是期待迎接两个月的任性生活。








赵云澜将车子开到距离学生宿舍最近的西北门,刚停稳准备拿起手机打电话,就有人走近来敲了敲他的车尾箱后盖。




他抬眼从倒后镜里瞥一眼,只看到了校服的白衬衫。




作为开车接人的人,最愉悦的就是车一停人就到位,一刻不耽误。




“真不愧是被我训练过的小鬼。”




他满意地自言自语赞许一句,不忘顺带夸夸自己,将手机揣回兜里,打开驾驶座的门姿势帅气地下了车,冲等在车尾的少年扯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小巍,有没有想我?”








这句话才说完,他却自己先愣了愣。








他来接的是他一直带大的小男孩,但此时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身长玉立的翩翩美少年。








小孩会长大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他似乎依旧停留在可以对他搂搂抱抱、拿胡子去扎他亲密无间的阶段,会自然地吃掉他舔过一口就觉得太甜不想吃的雪糕筒,会让他坐在双腿上教他玩平板游戏,还会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睡觉像顺小狗的毛一样顺他的头发。








而仿佛仅仅是在一夜之间,乖巧的小男孩长成了修长挺拔的少年,可爱的玻璃珠子一般的黑眼睛好似忽然被施了魔咒,变得湿润深情,目光却时常如同儿时般的专注,被他看着的瞬间就忍不住想入非非接下来也许可以同他发生点什么。








赵云澜狠狠咽了一下口水,他忽然觉得很想马上喝一罐冰冻可乐。








他不禁回想他到底有多久没有见过他的小男孩了,也就不过是一年左右的光景,那个软绵绵可可爱爱的男孩子为何就变了模样。








变成了眼前这个少年人。




他见到赵云澜,唇边立即扬起了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漂亮的双眼里透着由心的喜悦,如同热恋中的美丽少年见着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意中人。








赵云澜暗暗在心中骂了一句脏话——这死小孩平时都对人这么笑吗?








他强自镇静了一下波涛汹涌的内心,僵硬地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打开车尾箱扔了进去,不经意间触碰到他的手臂,那接触到的部位便不受控制地如同被火焰燃烧一般灼热起来。








小男孩原本柔软透着奶香的身体变得修长硬朗,校服衬衫从前都是宽松晃荡得像是挂在身上,何时起那细瘦的胳膊鼓起了饱满的肌肉,曲线性感得让他联想到酒吧里故作抑郁等待人上前勾搭、随时随地可来一发的欲求不满的年轻男人。








但他又知道他不是那样的年轻男人,他应该还是个孩子,充其量就是个比孩子大那么一点点的少年人。








美丽的性感的……少年人。








赵云澜关上车尾箱重重叹了口气,他严肃地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最近太过火气攻心无处发泄。








###








车子快速地驶在路上,从龙大附中往市郊的别墅区开去。




沈巍坐在副驾驶座,偏过头望住赵云澜,目光都似带着温度,灼热地打在他的脸上,让他几乎坐立不安。








他觉得被他看了一世纪那么久,才听到他犹犹豫豫地开口问道,“为什么你的表情那么奇怪?我有哪里不对吗?”








赵云澜连眨眼都几乎眨出了丧尸般的僵硬感——他发现小男孩的声音都从清脆的童音变成了低沉的成熟嗓音,他实在不愿意用性感二字去形容他的声音,他害怕一旦他如此认定了,此后连听到他的声音都受不了。








“没……“他舔了舔干燥的唇,嗓子里几乎要冒火了,“我太久没见你了,想不到你都长那么高了。”








“十三个月零九天。”沈巍淡淡地笑了一下,他望住赵云澜的侧脸,年轻清澈的双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欢喜和依恋,“是挺久的。”








赵云澜显得挺惊讶,“你居然算得那么清楚?”




“……”




沈巍收回了目光,却不答话了,心不在焉地转过头去看窗外掠过的景色。








他身上有一种少年人特有的味道,像是在竹子在暴雨后被阳光炙烤出来澄澈的芬芳,又像海水拍打在岩石上矿物质盐带涩的隐晦幽香。




那种属于自然界的、非兽性的纯洁的荷尔蒙,在车厢内私密狭小的空间里尤为明显,总是能让赵云澜胡思乱想。








他不自禁地又把油门踩了一把,尽量尝试着像以往一样同他聊天。




“这次放假就轻松一点了吧?有没有计划去外面玩?”




“没有……太久没回家了,先宅几天。”




“要我去陪你吗?”话才出口他就后悔了,他真的是还在把他当做那个孤独自闭的小男孩,总喜欢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自己身后。




他咂咂嘴吧,立即道,“你瞧我,你都那么大了,我还把你当小孩呢,你有空肯定约自己的同学去玩,哪要我这糙大叔陪。”




沈巍却似听到了什么重要的话,倏地将那带着温度的目光又投到他身上,仿佛在确认什么一般看了他半晌,才认真地道,“你又不是大叔。”








赵云澜被这话逗笑了,僵硬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一点点,抬起手揉了揉他如同孩时一般柔软的头发,“怎么不是了,我都快三十岁了,你才多大,喊我一声叔叔不过分吧。”




“我已经十六岁了,你才二十八。”




“这算哪门子的‘已经’和‘才’……”赵云澜哭笑不得,实在不明白这孩子的小脑瓜在想什么,“罗浮生你都喊他叔叔了!”




“罗浮生是罗浮生,你是你。”




赵云澜笑着摇摇头,脑补了一下如果给罗浮生看到沈巍已经那么大了还喊他一声叔叔的场面,不得郁闷死才怪,兀自不厚道地嘿嘿笑了一会。








“你们这些小孩啊,三观和我们都不是在同一个维度的。”




赵云澜努力地摆出长辈的样子和语气,却立即遭来身边少年的抗议,“你刚刚才说过我长大了,不是小孩了。”




“行行行,你不是小孩,你是我未来大哥。”




这敷衍的语气成功终结了话题,沈巍似非常不认同、但再也懒得同他扯皮地扭过了头,沉默地望着远处放空。








赵云澜不介意地轻轻一笑,打开了音响让音乐声冲散了沉默的尴尬。








一路再也无话。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别墅地下车库的电梯口,赵云澜帮沈巍将行李取出来,按了电梯,故作潇洒地摆了个请进的姿势。




沈巍却站在门口没动,而是望住他的双眼问他,“你的伤都好了吗?”








这会儿两人站得近了,赵云澜才发觉沈巍都已经要跟他一般高了,从前跟他说话总是仰着头的小男孩是真的不见了。








他心里莫名地觉得失落,又莫名地被点燃另一簇他不敢细想的火苗,他被那双总是显得过分专注的目光注视着,手心又开始莫名地冒汗。








他僵硬地笑了笑,干巴巴地道,“早就好了。我不送你上去了,你回家里休息几天,最近帮里事多,我忙着呢,空了再来陪你练拳。”








###








人的思想很奇妙。




只要在某个方向打开了一扇门,尽管自己不曾相信那里会有路可走,却无法自控地一直一直要深入探寻。




即使路上满是荆棘充满罪恶,魔鬼的爪牙企图用沾满毒汁的手将人往深渊拉扯,思想却会制造自欺欺人的假象,让人相信那个黑暗的尽头是一座神秘花园。








花园里会有能清洗罪恶的光,有清澈甘甜的泉水,饮一口便能化解来时路上的疲惫饥渴。鹅卵石铺满了通向象牙塔的小径,如同一道指示引领者探寻者毫不畏惧地前往,进入那垂挂着茂盛绿萝、以象牙色石柱子撑起的塔楼里,殷切地去寻觅那个罂粟般让他摒弃理智的少年人。








他就在那个房间里的落地窗旁,窗外漫射进来的金黄色的阳光镀在他奶白色的肌肤上,成了一种散发着甜味的颜色,勾引着人的味蕾。渴望他的探寻者咽下一口口水,从食欲开始,他的身体感官已被眼前的少年人掌控。








他的侧脸被勾勒出刀刻斧凿的立体线条,不可思议的浓密睫毛被光照成半透明,毛茸茸的朦胧而性感,他的眼珠子被折射出淡金色的光泽,如某种贵重的珠宝的成色,让他看起来又有遥远的距离感。








最致命的是那唇。少年的唇,那种几乎是诱惑的天然的玫瑰粉色,唇线立体而清晰,笑与不笑都能让人产生触碰的欲望,渴望去品尝、去含在齿间轻轻啃咬探究其柔软的味道。








而少年人不会厌弃他的粗鄙,他眼波流动,暗藏心思。




他纯洁又邪恶,蓄谋已久。












赵云澜猛地惊醒。












Tbc



又看了一遍 开心哥还是好撩阿!!

啊啊啊啊啊吹爆秦昊老师!!!!!为他爆灯

居老师👨‍🏫@

我是站瑜洲的 最后一张图 是是因为 emm